松花江網

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文化 江城文壇

物 是生命的延續

2017-12-08 08:37    松花江網

  人的生命是有限的,物的生命就長得多。造物之人,將其生命中的一部分賦予了物,由物將其生命延續下來,這就是物的貢獻。物在流傳過程中,經多人之手,并留有歷史故事和收藏、傳承的痕跡,如浩如煙海的經史子集,如《清明上河圖》、王羲之的《蘭亭集序》等,使后世子孫得以欣賞和效仿,這是整個民族的生命在延續。

  祖上傳下來的東西,拿出來敬賞時,我們常會說:“傳了好幾輩了,珍貴著呢。”

  筆者的一位畫家朋友,家中藏有一幅門簾和一個煙荷包,大約是一百多年前的老物件,繡得相當漂亮,尤其是門簾上繡有一副對聯:“春滿管城書成蕉葉文猶綠,聲流經簡吟到梅花字亦香。”橫批是“氣溢芝蘭四座香”。圖案有鴛鴦戲水、牡丹蝴蝶、日云星紋,其文采、意境,讓人覺得在書房中掛上這么一幅門簾,除古香古色外,還會激勵人五更即起習字,夜半秉燭讀書。筆者問他是否出讓,他不假思索地說:“多高的價錢也不賣,這是我家祖母親自繡的。”

  滿族有些育兒用品,如搖車、長命鎖、包小兒用的腰帶、虎頭帽等,能用好幾輩人。一個搖車,親朋鄰友互相借著使用,把能睡過幾十個嬰兒視為喜慶。

  筆者還藏有某家祠堂中書有“家法”及“三多堂”私塾的戒尺,材質及刻字、嵌字均好,這是懲戒之物,足見其祖上重德,常用以誡勉子孫勵志立德。其祖宗附于物上的生命,也就延續到了后輩人及藏者手中。

  常見一些人珍藏著友人、情人饋贈的物品,想起來時拿出來睹物思情,雖人在遠鄉,或人已不在,或彼此間已生裂隙,或已經分手,但物在,情就在。思念時,大多是情誼,已少了許多抱怨。

  以滿族民間刺繡作品來說,基本出于姑娘媳婦之手,有的繡工不亞于機繡。她們在出嫁前要繡上幾年,繡出幾十件、上百件,有枕頭頂、針線荷包、幔帳套,男人的腰帶、煙荷包、錢荷包,還有為尚未出生的小寶寶繡的兜肚、虎頭帽、虎頭鞋等。圖案上人物栩栩如生,鳥蟲躍于布上,顏色搭配艷麗,針腳細小密致,濃情溢于物外,深意藏于線中。一對枕頭頂,沒有十天半月是繡不完的,出嫁時,一部分送與親友和鄰里,一部分藏于箱底,即俗話說的壓箱底老物件,去世后傳給子女。她們將當姑娘時對人生的憧憬,對愛情的忠貞,對親朋的眷愛,對子女的希冀,都一針一線細密地繡在物件上。當她們的友人、親人、情人欣賞這些物件時,其人的鮮活生命、音容笑貌仿佛就在眼前。

  藏品中一些器物做工非常精美,如玉件、壽山石中的雕件,透雕、浮雕做工之精巧,人物、動物造型之神韻,拿出任何一件都讓人愛不釋手。如我收藏的木器中有一個一百多年的多功能木架,三層,梯式,可折疊成板狀,拎起可出游,可支成各種角度,上面可擺書卷,供挑燈夜讀,也可放鏡片,供婦女梳妝,應是小夫婦生活中外出時的實用器。除多用途外,其做工非常精細,物稍盈尺,卻有方、圓數十個榫卯,一厘米厚的木條上,均為半卯,表面不見榫眼,雖經多年顛簸,榫卯沒有絲毫松散。過去人純用手工制作,師徒口傳心授技藝,此物無論整體的構思造型、細部的雕刻修飾,沒有一處不到位,幾無一點瑕疵,這是古人精益求精的工匠品德。今天的人在傳承這些老物件的同時,還學得古人一絲不茍的嚴謹,這是物的又一種生命的延續。

  正是億萬藏品將先人們的生命一代一代地延續下來,我們每個人都是這生命延續鏈條中的一環,讓我們努力地做好自己這一環節。(江漢力)

反侵權公告: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等法律法規,未經書面許可,擅自轉載本報社作品的,將涉嫌侵犯著作權人合法權益。為規范網絡轉載行為,制止非法侵權轉載,本報社鄭重公告:

一、任何單位或個人,在任何公開傳播平臺上使用著作權歸屬于江城日報社(包括《江城日報》、《江城晚報》、《家庭主婦報》、《都市新報》、松花江網、吉林烏拉圈等)的原創內容,必須事先取得江城日報社書面授權;

二、對侵犯江城日報社(包括《江城日報》、《江城晚報》、《家庭主婦報》、《都市新報》、松花江網、吉林烏拉圈等)著作權益的違法行為,本報社將采取一切合法措施,追究行為人的侵權責任,包括但不限于公開譴責、向國家版權行政管理部門舉報、提起訴訟等;

三、對于各類非法轉載行為,歡迎讀者提供侵權線索:

曹律師(法律顧問)0432-62582887

武文斌(版權合作)0432-62523496

文檔附件
nba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