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花江網

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文化 江城文壇

“我對每一個漢字都想入非非” 詩集《宛若流水》讀后

2017-12-08 08:22    松花江網

  “我對每一個漢字都想入非非”

  ——詩集《宛若流水》讀后

  趙培光是從我市走出去的,在離家鄉不遠的省城當編輯。我們相識多年,可見面的時候不多。偶爾相逢,大多是在文學研討會上。他在文學的諸多領域都有建樹,詩集《宛若流水》出版后廣受好評,亦是意料中的事。

  拿到詩集《宛若流水》,開卷便覺清麗典雅,讓人耳目一新。作者簡介以詩行樣式排列,且每一行都有重量。然后是自序,沒有目錄。然后是一首一首的小詩,依次排下去,有三百首。我舒服地半靠在床頭品讀,一邊讀一邊做記號。有時候,我會掩卷沉思,揣摩老友寫詩時的心境或意趣。比如封面小詩:“再回來的時候/你已經一臉塵世/最初的羞赧/泛不起些許的光芒。”正是對書名《宛如流水》的詮釋,一切都被時間的流水沖刷而改變了,傷感?無奈?悵然?比如封底小詩:“幻想有個村莊/那是我未來的居所/院子很小,跟房屋/一起/才能安放得下/我的早和晚。”恬淡,閑適,靜謐,充滿著理想主義的、幻想的詩情畫意。

  《宛若流水》小詩三百首,趙培光只用了三個月的時間,都是在手機上寫成的。大概有十幾年了,他沒寫詩,他為什么寫起了小詩?我想,他是要把半生的生命體悟、情感歷程呈現出來。小詩寫起來靈便、隨性,適合他這些突然出現的片段式的回想和感悟。還有另一個原因就是社會背景,很多人內心浮躁,很難安靜下來,再加上網絡文字的快速覆蓋和淹沒,真金往往也要被泥沙掩埋。在這樣的閱讀背景下,短小精悍比長篇大論,更容易被人瀏覽。當然,這并不是說短小就是方向,文學也還是需要鴻篇巨制的。

  在現代文學史上,小詩曾風靡一時。1922年,鄭振鐸所譯的《飛鳥集》出版以后,中國詩壇上一種表現隨感式的“短詩”就流行起來。由于創作者眾,因此釀成風氣,形成流派,曰“小詩派”。冰心是影響較大的小詩派詩人。她的《繁星》和《春水》兩部詩集收錄的均為小詩。在新文學的初創和發展期,小詩有著獨特的貢獻,一股清新、雋永、秀逸、淡遠之風,彌散開來。

  那么,在浮躁的當代,小詩是否又重新獲得了舞臺呢?

  趙培光的小詩三百首,平均每天要寫3.333首,看似急就章,實則是一個敏感詩人半生的生命情感體悟。他從具象的人與物、事出發,放在時間的流動上,提取思想、感悟等形而上的意識精華,充滿著靈性和思索。第46首:“回不去的除了年齡/還有與年齡相輔的感知/愛情讓年齡由表及里/年齡讓愛情由淺入深。”后兩句是富有哲思的,需細細品味,即便是細細品味,也不一定能領悟到真諦。

  思想、哲理、感悟、經驗,這些要素進入小詩,才會使小詩有重量。電光火石的一閃,會照亮我們的心空,給我們以心靈的安慰或啟迪。讀《宛若流水》,我們會一下一下地不斷被照亮。“把思想拆開來/就不糾結了//把愛情拆開來/就不煩惱了//把自己拆開來/就不沉重了。”(第121首)這是一種放下的態度,一種解脫的方式,是對心靈的勸慰。若沒有深刻的哲思、精煉的語言和巧妙的構思,千萬不要觸碰小詩。

  還是冬天的那次相逢,趙培光說:“我對每一個漢字都想入非非。”他把“想入非非”用到這里,表達了他的語言追求。對寫作者來說,這話是極有啟發價值的。尤其是詩人,你把一個字、一個詞放在了出人意料而又合適的位置上,就會產生出其不意的效果。所謂語言的張力,就是字或詞本義的再擴大和再創造。我們熟知的字或詞,會豁然開朗地展開一片新的審美空間。如第135首:“森林中,多一棵樹/或者少一棵樹,誰知道/人群里,多一個你/或者少一個你,我知道……森林中多一棵樹,或者/少一棵樹沒有誰知道/我卻不能忽略你/少一個你,是少。”結尾的這個“少”字,被詩人注入了何等樣的情感,此時已不單單是多少的“少”,它帶有失落、悵然、痛苦的色彩了。一個婦孺皆用的字,在詩人的語境里,發出了別樣的光芒。

  在《宛若流水》中,情感書寫占了絕大的比重,這是趙培光的長項。當年他的散文詩集《不息的內流河》與我的《微雨丁香》,在本省范圍內也算是愛情散文詩之雙璧,風靡了好一陣子。1991年,我為他寫過評論,題目是《恣意汪洋的情感世界》。如今再讀他的小詩三百首,感嘆他的情感世界依舊是恣意汪洋的,卻有著純棉的質地,樸素、深情、無邪,且多了些可資回味的意蘊。“愛情,像大壩/把所有的幸福/攔在身邊/而有時,又像/多米諾骨牌/輕輕一點/便全軍覆沒。”(第31首)我讀到了愛情至上;“我不敢遙寄老邁之軀/注入你的愛/最怕/我已經奄奄一息了/你卻還在探親的路上。”(第49首)我讀到了沉重和放棄的崇高;“微信短信泛濫/自己被倒懸半空/無處可尋/無枝可棲/多么懷念四腳落地的往昔/眉頭心頭的傳奇/丟下一張字條/便春暖花開。”(第89首)我讀到了舊時光里愛情的含蓄和美感。這樣的詩可解,又不可解,詩人給我們留下了想象的空間,讀者可以各自的生活際遇和審美意趣進行再創造。

  寫詩是智者的工作,它是需要智慧和天賦的。同樣的語言材料,要看你的搭建藝術。晦澀與直白,是兩個極端,都無意境。朦朧可見山色,是真正的藝術美。第203首:“九月的稻谷/一縷縷變香/飄在眼前/更香//九月的月光,一層層變涼/落在心頭/更涼。”多么精巧的構思,由物到人,由外界到心靈,合乎邏輯地演化為心理感受。你可以把它理解為愛情詩,也可以理解為思鄉詩。詩人營造的氛圍,是心頭的哀傷和清涼。第223首,在倒車鏡里迎送,是很特殊的一幕,其特殊性在于詩人說出了這一幕。一靜一動,情感的起伏蘊含其中。兩個段落的詩在形式上可圈可點,字數的對應,詞語的對應,空行在這里有了明顯的意義,省略了相會的過程,完成了意思的翻轉,兩個段落如同兩朵花瓣的打開。

  詩集《宛若流水》的格調可以用這樣幾個詞來形容:清亮、清雅,恬靜、淡遠,靈性、隨意。這表現在詩的意境、語言、氛圍和它所傳達的思想上,可以給人多方面的審美感受。

(東方樵夫)

反侵權公告: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等法律法規,未經書面許可,擅自轉載本報社作品的,將涉嫌侵犯著作權人合法權益。為規范網絡轉載行為,制止非法侵權轉載,本報社鄭重公告:

一、任何單位或個人,在任何公開傳播平臺上使用著作權歸屬于江城日報社(包括《江城日報》、《江城晚報》、《家庭主婦報》、《都市新報》、松花江網、吉林烏拉圈等)的原創內容,必須事先取得江城日報社書面授權;

二、對侵犯江城日報社(包括《江城日報》、《江城晚報》、《家庭主婦報》、《都市新報》、松花江網、吉林烏拉圈等)著作權益的違法行為,本報社將采取一切合法措施,追究行為人的侵權責任,包括但不限于公開譴責、向國家版權行政管理部門舉報、提起訴訟等;

三、對于各類非法轉載行為,歡迎讀者提供侵權線索:

曹律師(法律顧問)0432-62582887

武文斌(版權合作)0432-62523496

文檔附件
nba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