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花江網

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文化 江城文壇

“護”與“穫”、“獲”之辨

2017-12-08 08:22    松花江網

  前不久,筆者在某博物館的墻上看到一副用“隸書”書寫的對聯:“白山喜護甘霖雨,書院欣逢盛世春。”其書法水平高低,詞語是否對仗,聲律是否協調,作為一名門外漢,我并沒有太多的感受,但對上聯的“護”字心生疑竇,思忖良久,想必“護”字是“獲”字的訛誤。

  “護”字為“護”的繁體字形。“護”字是1949年以前流行于解放區的簡化字,后來在全國通行。據目前資料考證,“護”字產生得較晚,最早字形只見于小篆。《說文解字》(亦稱《說文》):“護,救、視也。”“護”字,本義為“救護”、“監視”,有以言監督義。簡化后的“護”字,改為從“手”,“戶”聲,引申為盡力照顧、使不受損害或傷害,救助,保衛等義;又引申指偏袒、包庇,掩藏、遮蔽等義。此外,“護”字還有“侵占”義,《南史·羊玄保傳附羊希》:“占山護澤,強盜律論。”

  翻閱古籍,“護”通“濩”字。《漢書》卷五十七《司馬相如傳·封禪書》中“匪唯雨之,又潤澤之;匪唯偏我,氾布護之”的“護”,即通“濩”字。《說文》中“濩,雨流霤下貌。從‘水’,‘蒦’聲”,形容雨水從屋檐底下滴落的樣子。

  總覽上述各義項,無論“護”字的本義、引申義或者假借義,將“山、護、雨”進行搭配,似乎皆不合正常邏輯,講不通,如此組合總有不知所云之感。倘若將“護”改為“獲”:久旱之山麓,獲得天降之甘霖,真可謂歡天喜地,亦大有渙然冰釋之感。

  “護”字與“獲”字的繁體字字形十分相似。需要特別指出的是,與簡化為“獲”字相對應的繁體字共有兩個,一個是“穫”字,另一個是“獲”字。從文字學角度看,“穫”和“獲”字的產生都要比“護”字早得多——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主任劉釗先生主編的《新甲骨文編》收錄了“穫”和“獲”字的甲骨文字形。

  《說文·禾部》:“穫,刈谷也。從‘禾’,‘蒦’聲。”古文字中,從“禾”的字多與稻谷、莊稼等農作物或收獲農作物等農務有關。《說文》:“禾,嘉谷也。凡禾之屬皆從‘禾’。”“穫”字本義即收割谷物、收割莊稼的意思。《詩經·豳風·七月》:“八月剝棗,十月獲稻。”清代黃燮清的《秋日田家雜詠》:“君看獲稻時,粒粒膏脂香。” “穫”字引申,泛指有收獲、有收成。《管子·權修》篇:“一樹一獲者,谷也;一樹十獲者,木也;一樹百獲者,人也。”在先秦著作中,也有假借“獲”來表示“穫”的。例如,《荀子·富國》中的“今是土之生五谷也,人善治之,則畝數盆,一歲而再獲之”,即指一年收獲兩次。

  如何正確識讀漢字?清末著名文字學家、教育家王筠在其《文字蒙求》的“自序”中,第一句話即是:“人之不識字也,病于不能分。茍能分一字為數字,則點畫必不可以增減,且易記而難忘矣。”(見王筠著《文字蒙求》,中華書局出版,1962年10月第一版,1頁)

  《說文·犬部》“獲,獵所獲也。從‘犬’,‘蒦’聲”,即打獵時捕獲的禽獸。“蒦”字,從“又”持“萑”。《說文》:“又,手也,象形。”“萑”字象形兼形聲,許慎《說文·萑部》“萑,鴟屬”,下從“隹”,其頭上有毛如角,“所鳴,其民有禍”,本義即“貓頭鷹”(另有他指,本文從略)。“蒦”字,象捕鳥在手之形,會以手持握著萑之意,即“獲”之初文。由此可見,“獲”字,乃會意兼形聲字。其甲骨文字形,從“又”(手)持“隹”(鳥),金文改為從“又”持“萑”,意義不改。《說文》“隻,鳥一枚也”,乃后起義。篆文“獲”字另加義符“犬”,表示獵獲。隸變后楷書寫作“獲”,成了從“犬”從“蒦”的會意字,“蒦”也兼表聲。

  由于,“穫”字本義指收獲莊稼,也用于一般的收獲,“獲”字本義指獵獲、獲得,加之“獲”又是“穫”的假借字,因此1949年以后施行簡化字時,《簡化字總表》將這兩個字合并簡化為“獲”。

  需要注意的是,“穫”和“獲”兩個字雖然貌似孿生的兄弟,但其各自的“相貌秉性”卻不甚相同,人們在使用時一定要仔細分析,謹慎小心。諸如書法創作,人們在使用繁體字時,《現代漢語詞典》(第7版,商務印書館,2016年9月)對“獲”和“穫”兩個字給出了明確的分工:表捉住、擒住,得到、獲得義時用“獲”,如“捕獲”、“俘獲”,“獲勝”、“獲獎”;表收割義時用“穫”,如“收穫”。

  依此,“白山喜護甘霖雨,書院欣逢盛世春”對聯中的“護”,應改為“獲”字。把“獲”字錯寫成了“護”,當是“獲”與“護”兩個字形近而導致出現錯誤。

  作者為中國甲骨文書法藝術研究會會員、市甲骨文學會副會長 師小學

反侵權公告: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等法律法規,未經書面許可,擅自轉載本報社作品的,將涉嫌侵犯著作權人合法權益。為規范網絡轉載行為,制止非法侵權轉載,本報社鄭重公告:

一、任何單位或個人,在任何公開傳播平臺上使用著作權歸屬于江城日報社(包括《江城日報》、《江城晚報》、《家庭主婦報》、《都市新報》、松花江網、吉林烏拉圈等)的原創內容,必須事先取得江城日報社書面授權;

二、對侵犯江城日報社(包括《江城日報》、《江城晚報》、《家庭主婦報》、《都市新報》、松花江網、吉林烏拉圈等)著作權益的違法行為,本報社將采取一切合法措施,追究行為人的侵權責任,包括但不限于公開譴責、向國家版權行政管理部門舉報、提起訴訟等;

三、對于各類非法轉載行為,歡迎讀者提供侵權線索:

曹律師(法律顧問)0432-62582887

武文斌(版權合作)0432-62523496

文檔附件
nba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