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花江網

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文化 江城文壇

尋找歷史與現實的結合點

2017-12-01 08:01    松花江網

  ——讀民俗專著《烏拉民居》

  《烏拉民居》是我市民俗文化學者江漢力先生的一部最新作品,也是龍潭區政協主持編輯的烏拉研究系列的首部作品。烏拉系列研究的序幕剛剛拉開,就以這樣有學術品位和史學價值的專著作為開篇,是一件可喜的事情。

  烏拉歷史源遠流長。明清以來,烏拉一直是東北的重鎮。歷史上,烏拉自立為國,是滿族的重要發祥地。作為清朝全國四大貢品基地之一,這里曾經設有打牲烏拉總管衙門,采捕和貢獻東北的土特產品,并由朝廷將東北采捕區以柳條邊形式予以圈禁。生活在這里的以滿族為主的各族勞動人民,他們在衣食住行等各方面的習俗都保留著自己鮮明的民族特點,形成獨特的烏拉文化。正因為這樣特殊的歷史地位,2008年,烏拉街被國務院批準為歷史文化名鎮。此前,該鎮已被國家住建部評為全國特色小鎮。

  烏拉街以其輝煌的歷史和文化資源,一直備受關注。深入挖掘烏拉歷史文化資源,是一次具有特殊價值的尋根之旅,不僅具有歷史、民族、社會、文化方面的廣泛意義,而且對推動烏拉古鎮的保護與開發,也是具有積極作用的。

  民居向來是民族文化交響樂中的一個重要音符。建筑是凝結的文化,民居則是一切建筑類型派生的源頭。民居是一個地方、一個民族生產和生活方式的生動記錄,是歷史展示給今天的一部栩栩如生的大書。凝望它的幢幢屋影,仿佛可以重新領悟歷代能工巧匠的妙思技藝,也依稀可以看到古代勞動人民飲食起居的活動身影。民居是一個個沉靜的述說者,它向人們既演示著建筑本身的嬗變,也傳達著不同民族社會生活、家庭生活、宗教文化和民俗習慣的種種信息。了解一個民族的歷史文化,民居建筑無疑是一個最好的窺望窗口。

  因此,民居建筑必然是任何一個歷史文化名鎮保護開發的重要元素,是一些特色小鎮最佳的特征徽章。民居,尤其是那些特色類民居,更是宣傳推介地方優勢、發展旅游產業的有利資源。西北高原的窯洞,珠江沿岸的水棚,云南大理的土庫房,鳳凰沱江邊的吊腳樓,都已成為吸引國內外游人紛至沓來的一道道亮麗風景。保護和開發烏拉古鎮,修葺和重建烏拉民居,也成為一項艱巨的任務。

  然而,民居的現實狀況不容樂觀。傳統民居日漸稀少,少量現存的民居也面臨著改造與拆賣的困境,這同樣也是烏拉古鎮面臨的共同性問題。目前,烏拉街鎮村內昔日民居已不多見,像弓通村張氏祖居那樣完整保存的舊居已很少。面臨這種狀況,開展烏拉民居的調查與研究,制定烏拉民居建筑的保護、維修、恢復、重建規劃以及相關的政策措施,無疑是十分重要的。

  正是在這樣的背景和形勢下,《烏拉民居》呼之即出。本書對烏拉民居的歷史起源、發展演變、建筑形式、工藝技術、內外裝飾、附屬建筑,進行了多角度的觀察與解析,內容豐富,涵蓋了方方面面。在充分展示烏拉建筑文化的同時,更生動地反映了以滿族為主的各族勞動人民,在這塊土地上頑強生存的壯闊圖景。難能可貴的是,作者不是孤立地解說民居建筑,而是由建筑類型溯源自然地理和社會背景,由形制風格追根民族心理結構和文化習俗,進而由源及流,由遠及近,尋找烏拉民居變遷的節點和軌跡。這就使《烏拉民居》不停步于一般的民居介紹與說明的層面,而具有較高的史學價值和學術價值。

  本書作者江漢力先生今年已年過七旬,是一位有情懷有造詣的民間學者。他一直致力于研究地方歷史和地域文化,筆耕不輟,曾出版了多部專著,發表了許多文章。當年梁思成曾提出,中國人一定要研究自己的建筑,一定要寫出自己的建筑史。在這方面,江漢力先生已身體力行。在編著本書過程中,他不辭勞苦,多方走訪,廣集資料,精心研究,初稿形成后又反復修改,治學嚴謹,精益求精。他既尊重歷史,又善于挖掘,注意找到歷史與現實的結合點,以求讓更多的歷史記憶保留下來,讓讀者鑒古知今,繼往開來。

孫穎

反侵權公告: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等法律法規,未經書面許可,擅自轉載本報社作品的,將涉嫌侵犯著作權人合法權益。為規范網絡轉載行為,制止非法侵權轉載,本報社鄭重公告:

一、任何單位或個人,在任何公開傳播平臺上使用著作權歸屬于江城日報社(包括《江城日報》、《江城晚報》、《家庭主婦報》、《都市新報》、松花江網、吉林烏拉圈等)的原創內容,必須事先取得江城日報社書面授權;

二、對侵犯江城日報社(包括《江城日報》、《江城晚報》、《家庭主婦報》、《都市新報》、松花江網、吉林烏拉圈等)著作權益的違法行為,本報社將采取一切合法措施,追究行為人的侵權責任,包括但不限于公開譴責、向國家版權行政管理部門舉報、提起訴訟等;

三、對于各類非法轉載行為,歡迎讀者提供侵權線索:

曹律師(法律顧問)0432-62582887

武文斌(版權合作)0432-62523496

文檔附件
nba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