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花江網

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文化 江城文壇

追根溯源“作”與“做”

2017-12-01 08:01    松花江網

  漢字中,同音近義的字有很多,容易混淆,如最常見的“作”與“做”。如果拿出幾十個與“作”、“做”組成的詞考大家,很多人也許都會出錯。

  這兩個字,音相同,在一些詞中可以通用,不通用時,義又相近。寫作時,大家信手拈來,極易用混。“作”多用于文言文和書面語中,“做”多用于口語。

  最早只有“作”字,包含了今天“作、做”的所有義項。據查,漢朝字書《說文解字》中就沒有“做”字,“做”字最早出現是在明朝的《正字通》和《字彚》中,《正字通》注“做”俗“作”字,《字彚》是一本私塾中常用的通俗字匯編。“做”字出現在明朝,估計是先在民間和文人小說中發明的,又收進通俗字典《字彚》中,正如《正字通》所說,“做”是“作”的俗字。清《康熙字典》將流行的正字俗字統統收羅進去,“做”字就登上了大雅之堂,流傳下來。

  流傳過程中,一些語言學家或學者對二字進行了釋義。初時,“做”字的釋義和例詞很少,后來漸多起來,現在還納入規范漢字和中小學語文教學中。下面,我們梳理一下這兩個字的釋義和使用規定的來龍去脈。

  翻一下手頭的字典辭書,漢朝的《說文解字》中有“作”無“做”,“作”的釋義為:“起也、為也、始也、生也”,主要意義和本義是“起也”。明朝的《正字通》《字彚》,在上面已說了。清朝《康熙字典》對“作”字的解釋是,古文“胙”,意義除了古音義和作為姓氏外,還有10項,為“興起、振也、造也、為也、始也、坐也(禮儀中的姿勢等)、秦官職名、斮(削的意思)、與‘詛’同(怨謗)、讀‘佐’,俗用‘做’”等,實際上將“作”、“做”二字所有意義已涵蓋無遺。后來的《中華大字典》與《康熙字典》所差無幾。1915年,商務印書館編了一本《辭源》,“作”的釋義與《康熙字典》大同小異,也是10項,計有“興起、振也、為、造、斮、造作之處所、為也(俗作‘做’)、詛、始(與‘乍’通)、猶及也(書面語)”等,共收詞條59個。該書對“做”的解釋非常短,“俗作字,為也”,詞條只收“做等”、“做節”兩個。

  1957年,中國大辭典編纂處在1937年出版的《國語詞典》基礎上,編輯出版了一本《漢語辭典》,對“作”分三個音,有輕聲、二聲和四聲,共收詞條84個,釋義有“工人(包括作坊)、自促、揣度、起、造、鼓舞、通‘做’”等7項。該書對“做”的釋義僅有3項:“為、舉辦、裝作”,收詞條38個。這是“做”字膨脹的開始。

  在1936年《辭海》基礎上修改的、由上海辭書出版社于1979年9月出版的《辭海》中,對“作”字釋義細化一些,達15條之多,但未超出上述釋義的范圍,收詞53條。對“做”字有5個釋義,詞條只收了4個。

  學林出版社在1981年重印了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的《李氏中文大字典》,“作”有7個釋義,“做”有4個釋義,比較精準。

  到了現在供學生使用的《現代漢語詞典》和《新華字典》,對“作”字收了6個釋義,對“做”收了7個釋義,二字也基本上可以通用。

  2013年,商務印書館出版的《通用規范漢字字典》中,“作”分一聲和四聲,共收8個釋義,“做”也收8個釋義,二字通用時也未嘗不可。

  從以上的羅列可以看出,最初時的“作、做”可以全部用“作”代替。“做”字是后起之秀,搶了“作”字部分飯碗,后來人們造出一個“做”字,并且將“做”字的釋義越來越細化。從這些來看,“做”字從漢字造字規律的角度來看,從字面上看,造得都沒有道理,所以,是否可以這樣說,把很多用“做”字的地方換成“作”,也是說得過去的,對文章意義的理解無傷大礙。而且,一些詞典中所引的詞條,也確實注上了“做——”與“作——”通用。姜劼敏

反侵權公告: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等法律法規,未經書面許可,擅自轉載本報社作品的,將涉嫌侵犯著作權人合法權益。為規范網絡轉載行為,制止非法侵權轉載,本報社鄭重公告:

一、任何單位或個人,在任何公開傳播平臺上使用著作權歸屬于江城日報社(包括《江城日報》、《江城晚報》、《家庭主婦報》、《都市新報》、松花江網、吉林烏拉圈等)的原創內容,必須事先取得江城日報社書面授權;

二、對侵犯江城日報社(包括《江城日報》、《江城晚報》、《家庭主婦報》、《都市新報》、松花江網、吉林烏拉圈等)著作權益的違法行為,本報社將采取一切合法措施,追究行為人的侵權責任,包括但不限于公開譴責、向國家版權行政管理部門舉報、提起訴訟等;

三、對于各類非法轉載行為,歡迎讀者提供侵權線索:

曹律師(法律顧問)0432-62582887

武文斌(版權合作)0432-62523496

文檔附件
nba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