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花江網

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文化 江城文壇

人與物的情緣

2017-08-25 08:18    松花江網

  收藏多年,漸漸悟出一個道理,人與物之間是有情緣的。這個情緣是在長時間收藏過程中體會出來的,很微妙。

  先說緣吧,人和物是有緣的,那緣分如初戀情人的一見鐘情,如老朋友多年的一個眼神。有時,心底長草一樣,就要到某處去,去了就能碰到你一眼就能相中的某件東西,這就是緣分。失之交臂,就是沒有緣分。去了幾次,前幾次都沒相中的某件物品,后來再去,就相中了,那前幾次就是沒有緣分。

  有些東西,搭眼一看,就相中了,有時甚至隔了很長時間,都說不出究竟相中了它哪一點。比如,近日,我收到一件滿族薩滿跳大神用的木制神偶,一尺多高,老年女性,半蹲著,雙臂撫向膝蓋兩側,頭發一絲一絲齊整地垂著,眼睛和嘴笑得彎彎的。因為腦殼里是掏空的,神偶鏤空的白眼球是透亮的,全身黑色包漿,述說著一種年代感,渾身透出一股神靈、神秘、神韻和神氣。盡管這么多年我經手過很多薩滿神器、神偶,這一件的靈秀,卻一下子就穿透了我的心。賣主要了一個大價錢,我還是毫不猶豫地收入囊中。這就是人與物之間的緣分。

  有的物件,競相來聚,趕都趕不走。藏友知我喜歡古人的印章,送來多件。一次,送來三件壽山石,個頭大,但雕工的構圖、風格和刀法幾乎一樣。我對著第三件說:這一定是假的,是別人“埋雷”了(指做假物品,預先放置他處,誘人去買)。友人說,這三件東西是他從相距很遠的不同地方得到的,怎么能是“埋雷”的呢。后來,我又仔細揣摩了幾天,從邊款上終于弄明白了,原來三件東西出自同一清代名人之手,怪不得似曾相識。現在它們又相聚在一處,真是難得的緣分呀。

  有的物件,在自己手中待了很長時間,也就有了情感。我有一個魚簍形的瓷硯滴,上面雕刻了一圈魚、蝦、蟹、蟲,栩栩如生。我常拿出來把玩。一天,來了一個相交多年的摯友,他相中了,愛不釋手,放下后,隔一會兒又拿起來端詳。我只好割愛,剛說了一句:“喜歡就歸你了。”他雖然也聽出了我語調中的勉強,卻趕忙說:“那就謝謝了!”這說明,那件物品已和我緣分盡了。

  和人一樣,緣盡了就舉杯握手,互相道聲珍重。再說,物的壽命要比人長得多,再好的物,也不能總在一個人手中。從人與物的緣分,我聯想到人與人的緣分,有緣千里來相會,無緣對面不相識。相識、相交、相愛、相別,實在是各有各的滋味。

  再說情吧,人與物是有情的,情與緣是分不開的。是先有緣,才有了情,還是先有了情,才有緣,很難說得清。人與物的情,是和緣互動的。一次,我得到一個清代文人的閑章,是個壽山“小山子”的料,印文為“不為章句之學”。得時,見料一般,外形也一般,就沒太上眼,留下了,也沒太在意。一天,我正在趕寫一篇稿子,主題有了,謀篇布局,有點差強人意,尤其是有些主要詞句還嫌雕琢不到位,于是擱下筆,去把玩所藏印章。突然,這枚印章的印語跳入眼簾——“不為章句之學”,看了一會兒,忽有所悟,文章要的是意境、主題和氣勢,不能被章句所困,章句不能不追求,但不能過于雕飾。此印語正解我此時的困窘,于是頓悟,洋洋灑灑,下筆一揮而就。從此,我對此印情有獨鐘,不時拿出來賞玩一下,且常有所悟,常伴有一股放松、愉悅之情涌上心頭。

  物對于人的情,是活的,上面說的印語一事,就是物在動了。當然,主動性仍在人的一邊,與人的心情、人的知識、人的處境、人的悟性等,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差之毫厘,得失常在千里之外。

  人與物的情緣,有深有淺,深淺是培養出來的,但不論深與淺,都不要輕言放棄。很多物和人一樣,具有唯一性,一旦失去,就永遠失去了,再也不可能碰到一模一樣的了。

  珍惜、保管好這些情緣,但愿人與物的情緣長久,但愿人與人的情緣長久。(作者/江漢力)

反侵權公告: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等法律法規,未經書面許可,擅自轉載本報社作品的,將涉嫌侵犯著作權人合法權益。為規范網絡轉載行為,制止非法侵權轉載,本報社鄭重公告:

一、任何單位或個人,在任何公開傳播平臺上使用著作權歸屬于江城日報社(包括《江城日報》、《江城晚報》、《家庭主婦報》、《都市新報》、松花江網、吉林烏拉圈等)的原創內容,必須事先取得江城日報社書面授權;

二、對侵犯江城日報社(包括《江城日報》、《江城晚報》、《家庭主婦報》、《都市新報》、松花江網、吉林烏拉圈等)著作權益的違法行為,本報社將采取一切合法措施,追究行為人的侵權責任,包括但不限于公開譴責、向國家版權行政管理部門舉報、提起訴訟等;

三、對于各類非法轉載行為,歡迎讀者提供侵權線索:

曹律師(法律顧問)0432-62582887

武文斌(版權合作)0432-62523496

文檔附件
nba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