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花江網

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文化 江城文壇

從網絡軍事文學的強勢崛起反觀軍旅文學生存狀態

2017-08-08 10:11    新華網

  從網絡軍事文學的強勢崛起反觀軍旅文學生存狀態

  

  進入本世紀初,互聯網興起,起點、盛大、晉江等一批文學網站崛起之迅猛,影響之巨大,令人驚訝。建軍90周年之際,中華讀書報記者專訪原解放軍藝術學院副院長、評論家朱向前,探討關于網絡軍事文學的發展及問題。

  何為網絡軍事文學?按朱向前的理解,這是文學網站對與軍事相關的文學作品的一種稱謂,也是一種分類方式。這種分類方式與中國當代文學中的“工業題材”“農村題材”和“軍事題材”的含義不同,其背后的運行機制也不同。它是嚴格按照市場接受的程度來進行劃分,并受到市場認可的文學種類。它按照市場規律進行大批量生產,而且通過市場渠道,擁有大量讀者并具有十分巨大的社會影響力。按照這種市場化的分類方式,我們所認為的“文學”,僅僅算是“經典文學”,只是與玄幻、穿越等并列的一個文學種類,而且接受程度遠不如前者。

  以網絡軍文起家、有代表性的軍旅文學作家是劉猛。他以《狼牙》《冰是睡著的水》《最后一顆子彈留給我》等長篇軍旅小說橫空出世,其中《狼牙》在2005年左右在新浪讀書點擊排行榜長期居榜首位置。之后,劉猛又轉入影視劇創作,以《特種兵》系列又創造了軍旅題材電視劇的收視率新高。

  劉猛畢業于中央戲劇學院,后入伍從事文藝創作。開始創作之前,幾乎未有從軍經歷。他的軍旅題材創作,更多地代表了七八十年代熱血青年對中國軍隊和當代軍人的一種想象和期待,開辟了軍旅題材創作的新天地和新氣象,受到了市場和讀者的歡迎。另一方面,他的創作與真實的中國軍隊距離遙遠,較少深入軍隊變革的復雜層面,且在文學性層面少有突破。

  蘭曉龍的情況稍有不同,他以電視劇《士兵突擊》的熱播而聲名鵲起。其主要軍旅文學作品有話劇《愛納爾·突擊》、長篇小說《士兵》和電視劇《士兵突擊》《我的團長我的團》等。他與劉猛的經歷較為相似,在創作之前較少軍旅經歷,但極為敏感地捕捉到了新時代軍人,尤其是普通士兵內心世界的新質,而且大膽地與影視新媒體結合,把這種新質迅速地傳達出來,也因此取得了極大的共鳴和成功。

  與傳統軍旅文學作家“中短篇小說—長篇小說—影視劇”的成長經歷不同,劉猛和蘭曉龍的成功在于,他們雖然在中短篇和長篇小說領域少有建樹,但能夠迅速把對時代、軍隊的敏銳感受與新媒體形式(網絡、影視)結合,并產生轟動效應。這一文學現象給我們的啟示在于,市場選擇、媒介變化與文學創造并非完全對立,關鍵在于誰對歷史的脈動更為敏感,誰就可能開辟出一片的新的領域。

  “反觀多年以來的軍旅文學生存狀態,其內部有一套完整的選拔、培養、評判、獎勵、流通機制,有專業的指導、管理、教學機構,有專門的獎項,也有力度可觀的扶持,還有數量相當多的文學雜志。應該說,軍旅文學的硬件設施很強。但是,如果單純就社會知名度、影響力等軟實力而言,軍旅文學與網絡軍文天文數字的點擊率相比,就相形見絀了。”朱向前認為,我們甚至有一種危機感,軍旅文學的生存圈子正在縮小,軍旅文學正在成為小眾文學!這些現象的背后,有什么深刻的原因呢?作為文學史研究,我們有必要直面自身的危機,了解自己也了解挑戰者。

  朱向前表示,軍旅文學從來沒有把自己定位為純文學或精英文學,以社會影響力引領時代風氣,歷來是軍旅文學的一大特色。從這一點上看,軍旅文學不可能,也不能去意識形態化,而沉迷于純文學的小天地。對歷史走向和現實發展的敏銳感知,歷來是軍旅文學安身立命之本。20世紀80年代,愛國主義、英雄主義與人道主義成為同道人,為思想解放做出了歷史功績,與此同時,徐懷中的《西線軼事》、李存葆的《高山下的花環》、朱蘇進的《第三只眼》和莫言的《紅高梁》大膽打破禁忌,直面人的基本欲求,塑造了新的軍人形象和英雄形象,成為了新時期文學的名篇。新世紀以來,經過臺海危機等系列事件,軍隊現代化提上了歷史日程,柳建偉的《突出重圍》和徐貴祥的系列作品直面軍隊建設深層次矛盾,塑造了職業軍人的新形象、新個性,從而成為了新世紀文學潮流的弄潮兒。

  以此觀之,網絡軍文實際上有著相同的歷史敏感,他們也在不自覺地表達了當下中國的諸多敏感問題。例如,軍文的國家民族意識空前強烈,為祖國犧牲的精神十分鮮明。軍文的士兵本位意識非常凸出,他們很少站在軍官的立場上敘寫故事。他們可以天馬行空地寫戰爭,寫反恐,寫新的戰爭形態。軍文的結構一般比較宏大,不經意間也包含了一定的歷史容量。同時,一些作品確實達到了相當的藝術水準和思想深度。

  另一方面,網絡軍文受制于它的生產機制,又存在著一些嚴重的問題。首先,寫手們幾乎沒有軍旅生活經歷。他們筆下的軍隊更多地代表了一種時代的情緒,而不是一支能夠真正覆行使命的軍隊。更不可能真切地表達當代軍人內心世界的豐富內容。其次,網絡軍文普遍較為粗糙。寫手們每天要寫幾千乃至上萬字,難有時間靜下心來精心考慮、反復推敲作品的結構、主題、修辭、意境、語言,更無法“十年磨一劍”,難免魚龍混雜,泥沙俱下。第三,網絡軍文的本質是一種消費性的文本。主旨在于吸引眼球,因而少有部隊作家那種強烈的憂患意識,很難直面軍隊現代化過程中的各種問題。第四,網絡軍文在生成機制與評價體系上與軍旅文學完全不同,這也為兩種文類相融合造成了困難。第五,網絡寫手對于文學史價值體系不感興趣。他們眼中似乎不存在文學史這個維度,而更關心讀者的反應和相應的經濟收入。

  朱向前指出,無論如何,網絡軍文的興起是我們必須面對的現實。事實上,互聯網等新媒介的興起,正在慢慢改變軍旅文學的“文學性”。假以時日,這個方面的影響將更加凸顯。畢竟,文學總是隨著歷史的前進不斷地改變自身的內容。綜上所述,我們在此作出如下判斷:由于網絡軍文自身存在的問題,它的迅速繁榮很大程度上存在曇花一現的可能。另一方面,它身上所具有的新特質,又可能為軍旅文學帶來新的生機。 責任編輯: 王志艷 (松花江網編輯 郭麗杰)

反侵權公告: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等法律法規,未經書面許可,擅自轉載本報社作品的,將涉嫌侵犯著作權人合法權益。為規范網絡轉載行為,制止非法侵權轉載,本報社鄭重公告:

一、任何單位或個人,在任何公開傳播平臺上使用著作權歸屬于江城日報社(包括《江城日報》、《江城晚報》、《家庭主婦報》、《都市新報》、松花江網、吉林烏拉圈等)的原創內容,必須事先取得江城日報社書面授權;

二、對侵犯江城日報社(包括《江城日報》、《江城晚報》、《家庭主婦報》、《都市新報》、松花江網、吉林烏拉圈等)著作權益的違法行為,本報社將采取一切合法措施,追究行為人的侵權責任,包括但不限于公開譴責、向國家版權行政管理部門舉報、提起訴訟等;

三、對于各類非法轉載行為,歡迎讀者提供侵權線索:

曹律師(法律顧問)0432-62582887

武文斌(版權合作)0432-62523496

文檔附件
nba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