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花江網

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文化 江城文壇

美國有“羅子君”嗎?

2017-07-31 08:06    搜狐

  美國有“羅子君”嗎?

  

  旅美近12載,先后在保險,稅務界和教育界工作,共事過形形色色的美國同事,觀察過許多人的百樣人生。關于女性在社會和婚姻中的角色問題一直縈繞在我心中,借《我的前半生大》大熱之際,拋磚引玉,略談東西方文化比較之我見。

  美國是與中國非常不同的一個社會,這里大多數地方的風景遠遠比國內大城市要田園牧歌,作為新移民,你會發現這里人與人之間的距離有時候非常遠,有時候又特別近。你可能和周圍鄰居沒有太多互動,但是路遇陌生人會和你熱情洋溢地打招呼。你和孩子的朋友的家長可能也不會很親近,但是孩子們的生日派對他們會參加,并且把孩子們當成真正的主角,家長們在旁邊遠遠的圍觀。一起上班的同事們在午餐時間無所不聊,甚至涉及相當隱私的個人和家庭話題,但是,當換了工作,搬家離職以后,聯系也就很少了。我生女兒時,住院兩天期間的值班大夫們會專門來到我們房間,向我先生熱烈握手表示對家里添了新生兒的祝賀,但是,我想這些大夫肯定是叫不出我先生的名字的。

  如此種種,我覺得說明了我們中國傳統文化是一個人情社會,而美國是一個契約社會。我們中國人心目中應該是有非常強烈的遠近親疏之分的,就像一粒石子投入水中濺起圈圈漣漪,最中心應該是血緣宗族,即家人親戚,接著,可能是從小一起長大的玩伴,老同學,老街坊,老同事,新同學,新朋友,新同事,等等,一圈圈向外排開。什么圈層的人應該說什么,做什么,大家分得很清楚。比如,自己的家庭隱私什么的,我們的文化里可能只能對最內圈層的人說,美國人倒大大咧咧,覺得同事一起吃飯聊聊也無妨。

  與之形成強烈對比的是,和家里老人同住,讓老人帶孩子是我們文化里最普遍常見的事情,但是我所有的美國同事聽說中國人居然能夠和老人住個一年半載甚至幾年,下巴都掉下來了。連我現在最談得來的一個美國老教師同事,她也幫女兒帶孩子,不同的是,她女兒大概一周有那么一兩個下午,會把孩子送她家去。來自非常傳統的天主教家庭,她年輕時一周會和公婆吃一兩次飯。但是,連她也覺得和公婆住5個月是完完全全的不可忍受。在他們看來,夫妻間的隱私和親密是任何人不可侵犯的,即使是父母公婆。

  以小見大,美國的契約社會講究人人按照契約精神,各司其職,各行其事,界限分明。所以,不少人會覺得美國的文化相較東方傳統而言是冷漠的,無情的,但是,我倒覺得這種契約精神相較東方傳統而言也缺少了某種意義上的功利色彩。

  那么,現在話題就回歸到女性的地位角色上來了。你覺得,女性是生活在人情社會,還是契約社會好呢?我覺得這也不能一概而論,咱們得從歷史發展的長河來看。人情社會,毫無疑問,在奴隸和封建社會給人撐了把強大的保護傘,這傘里保護的當然也有千千萬萬的女性。比如,兒子二十四孝,老娘就老有所依了。男人們三妻四妾,眾多窮苦女性們多了條社會階層的上升通道。婚嫁就更加了,門當互對,媒妁之言,保障了同一階層女性社會地位的鞏固,因為當時人們的主要財富來源就是繼承。

  連我非常敬佩的胡適先生曾經也大大贊嘆過中國傳統婚約的好處,他老人家認為像西方社會那樣,女性們需要打扮得花枝招展,展現自己的各種魅力去博得優秀男士的芳心,其實非常非常的累,而且也充滿了風險和各種不確定因素。倒不如咱們老祖宗的媒妁之言干脆直接,保障強大,讓廣大女性們不用費啥周章也一輩子衣食無憂,多好!適之先生是真人物,說到做到,毫無含糊。面對相貌平平又無文化的江冬秀,他老老實實守了一輩子,不像陳俊生和史涓生。據說,適之先生年輕時喝過些花酒,小移情過表妹,不過,反正無疾而終了。小插曲是,他家一次來小偷了,好像也是江冬秀挺身而出,保衛老公,嘿嘿!

  那么,現在問題就來了。二十一世紀的今天,中國人的主要財富來源還是繼承嗎?我們擇偶還是依靠媒妁之言嗎?男人們還是三妻四妾嗎?養老依然主要靠家庭嗎?美國早就不是這樣了,所以他們社會成員之間的分工責任,法律權利義務非常明晰。家庭內部夫妻之間可以說也靠一種契約精神來維系。比如,嬰兒幾個月就送托兒所,絕大多數情況下父母是放心的,因為托兒所老師應該履行職業道德和契約精神。如果年輕媽媽或者爸爸選擇離開職場,專心照顧家庭,也只是選擇了承擔契約里的不同分工。美國媽媽不會太過擔心什么與社會脫節,將來因為進步慢而被拋棄什么的。她們內心足夠強大,覺得工作與否只是個人的選擇,別人無從評判。工作的那位也絕不會因為自己賺了點錢就洋洋自得,用施舍的眼光看另一半。他們深深明白,孩子們的課內外活動,全家飲食起居打點的不易。

  至于老人什么的干涉,那就更不可能了。強烈而清晰的界限感會讓老人遠離后輩的家務事。多年有一個我曾經共事過的小伙子,忽然一天愁眉不展讓我們幫他的家務事出出主意。他的大女兒當時大概6歲。他的老家在波多黎各,全家移民美國有年頭了。他的媽媽,即孩子奶奶想帶大孫女回波多黎各一周游玩,結果他的妻子強烈反對。原因就是,孩子媽媽認為孩子第一次出國應該由母親陪伴,奶奶算哪一出?我們辦公室其他幾位同事也都支持小伙子的妻子,呵呵。

  美國雖然離婚率較高,但是根據我的觀察,夫妻貌合神離,異地分居,出軌等等《我的前半生》描述的事情也非常少。美國爸爸的參與家務程度是非常高的。我以前公司里的稅務總監就和我們說過他半夜起來給孩子喂奶的事情。我們學校的幼兒園部有專門的爸爸日,到了那天,不管爸爸們工作多忙,都一定會請半天假,到孩子們的教室來看孩子們的作品,和老師聊聊,和兒女甜蜜地共進下午茶。

  我現在的一個學生告訴我,他小時候主要是依靠當律師的爸爸帶大的,媽媽在IT業很可能工作更忙,或者也許就是爸爸的天性更加細膩也未可知。他覺得他爸爸不在律所,而在公司工作,所以不是特別忙。另一個學生為了決定他是否下學期繼續選我的課,他的父親,某國際知名大企業高管親自到我不起眼的小教室來當面和我談談。另一個不守紀律的學生,她的媽媽來到學校以后,親自撥通他的爸爸,某公司CEO的電話,和老師進行三方會議。這些學生剛好都是男孩,我想,在這樣的家庭氛圍長大,他們成為陳俊生的概率應該不會太高。如果孩子們是自己一勺一飯喂大,院子里的花木是自己親手栽培,孩子們的學習課業都密切關注,男人們恐怕上小三床時應該不會那么熱血沸騰,看見別的誘惑就毅然決然地拋棄從前應該也沒有那么容易吧。《我的前半生》的種種代表中國當下的婚姻里面,男人們履行契約不足,或者把契約里的義務就簡化為掙錢或者說的更冠冕堂皇叫事業,或者說的更世俗一點叫養你,是對女性的強取豪奪,變相壓迫和最直接的侮辱!

  當然,美國絕不是天堂。那么,真碰到羅子君那樣的事怎么辦?我多年前工作過的一家IT公司里的最底層的文員老太太,跟我回憶過十幾二十年前的陳年往事,當聽到老公出軌以后,她立即回家換了門鎖。這位老太太既不多金,也不美麗,身材相當發福,從那以后也沒有再婚。

  另一個獨立女性的觀點,英雄所見略同

  所以,去他的護膚瘦身化妝品,去他的名牌衣服包包鞋帽,去他的學歷學位高工資,去他的父母公婆七大姑八大姨,去他的撬閨蜜男友靠男人指點,真正內心的強大與這一切無關!(來自《壺憩粟余》)

  作者簡介:Bonnie,出生于書香世家,生長在南京,從小才華詠絮,鐘情于文史,眼界脫俗。旅居美國俄亥俄州,過恬淡的生活,寫一筆好字,有一顆玲瓏心,育一兒一女,教書育人,傳播中國文化。做自己真心喜歡的工作,寫自己真心想寫的文字。(松花江網編輯:郭麗杰)

反侵權公告: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等法律法規,未經書面許可,擅自轉載本報社作品的,將涉嫌侵犯著作權人合法權益。為規范網絡轉載行為,制止非法侵權轉載,本報社鄭重公告:

一、任何單位或個人,在任何公開傳播平臺上使用著作權歸屬于江城日報社(包括《江城日報》、《江城晚報》、《家庭主婦報》、《都市新報》、松花江網、吉林烏拉圈等)的原創內容,必須事先取得江城日報社書面授權;

二、對侵犯江城日報社(包括《江城日報》、《江城晚報》、《家庭主婦報》、《都市新報》、松花江網、吉林烏拉圈等)著作權益的違法行為,本報社將采取一切合法措施,追究行為人的侵權責任,包括但不限于公開譴責、向國家版權行政管理部門舉報、提起訴訟等;

三、對于各類非法轉載行為,歡迎讀者提供侵權線索:

曹律師(法律顧問)0432-62582887

武文斌(版權合作)0432-62523496

文檔附件
nba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