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花江網

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文化 江城文壇

聽他的音樂能讓人聰明

2017-07-31 08:03    搜狐

  莫扎特——聽他的音樂能讓人聰明

  

  在不少音樂愛好者甚至音樂家看來,與深沉悲愴的貝多芬相比,莫扎特顯得有些簡單,甚至流于華麗。但上海音樂學院副院長楊燕迪教授認為,在莫扎特的簡單純美背后,有著一種與現代人心靈相通的默契。

  在莫扎特誕辰260周年之際,楊燕迪在上海圖書館舉辦的講座上帶大家走進莫扎特的藝術世界。

  貝多芬真比莫扎特更深刻?

  貝多芬與莫扎特是人們熟悉的兩位大音樂家,他們的音樂風格都非常鮮明,又同處一個時代,因此常常被拿來比較。莫扎特比貝多芬大14歲,同屬維也納古典樂派。莫扎特是音樂神童,17歲就擔任了宮廷樂師,貝多芬年輕時則曾求教于當時已經非常出名的莫扎特,他在后來的創作中也直接繼承并發展了莫扎特的藝術。

  在不少音樂愛好者甚至專業音樂家看來,貝多芬的音樂具有很強的抗爭性和感召力,比如他最著名的《命運》《英雄》交響曲,總是與“深沉、厚重、悲愴、濃烈”聯系在一起。而聽莫扎特的音樂則更容易令人聯想起貴族的宮廷生活圖景———噴香水的假發套、帶鑲邊的銀絲襪、人們行鞠躬禮、跳小步舞。形容莫扎特音樂的辭藻大多是“典雅、美麗、歡快、流暢、動聽”之類。

  若以“高”、“大”、“強”的審美來論,貝多芬顯然更具優勢,莫扎特則顯得過于“清淡”,口味不夠重,聽起來也“不太過癮”,似乎優雅有余,但少了點氣概,不夠深刻。但倘若換一種視角,全面理解兩人的音樂,結果還是這樣嗎?

  英國音樂家戴里克-柯克曾說,自己在孩提時代,覺得莫扎特的音樂動聽悅耳;到青春期時,開始聽出莫扎特的優美和典雅,但并不深刻;直至成年,才感覺到莫扎特的音樂不僅僅優雅瑰麗,其中還貫穿深刻而扣人心弦的內涵。

  楊燕迪認為,柯克對莫扎特的三個認識過程頗具代表性。一位行家尚且如此,難怪大多數普通聽眾們容易看輕莫扎特。其實,只要對音樂的認知不斷地積累,并伴隨人生閱歷的增長,對莫扎特的認識也會不斷改變。

  舉重若輕的干凈和透明

  除了表面的動聽、悅耳、甜美之外,莫扎特的音樂還有深厚的形式造詣與高超的創作技藝。

  莫扎特樂思的流暢性要遠遠勝過與他同屬維也納樂派的海頓和貝多芬,他的音樂總是如泉水一般自然流暢。從留存至今的手稿中可以發現,莫扎特的手稿非常清晰,修改痕跡不多,而貝多芬的手稿上則充滿反復修改的痕跡。莫扎特的母語是德語,但他同時也是一位意大利歌劇創作家,在這一點上,貝多芬遠不如莫扎特,他一生只寫過一部歌劇。更重要的是,莫扎特將歌劇的歌唱性充分地移植到了器樂作品的創作上,他的許多作品“不是人聲卻勝似人聲”。最典型的就是他33歲時所寫的單簧管五重奏,如泣如訴的旋律,有種令人不可思議的曲折婉轉。

  莫扎特的音樂就如他留存至今的手稿那樣,看似得來全不費功夫,但這種表面的輕松并不能掩蓋他強大的“內功”。在楊燕迪看來,莫扎特的作品沒有濃重的學究氣,卻流露出了自如的品質,這正是所謂的“有藝不露,乃為真藝”。

  莫扎特在維也納度過的人生最后十年,是他在藝術創作上最精彩的時期,他擺脫了早期的外在華麗,逐漸獲得了創作技術和心理體驗的雙重成熟。熟悉莫扎特的鑒賞家們普遍認為,莫扎特晚期的作品結構嚴整而不拘謹,樂思充盈而不流于泛濫,條理明晰而不囿于常規。如果說貝多芬的許多作品往往是通過對某個“音樂動機”刻意加工得來,那莫扎特的樂思則非常充盈,他擅長把許多旋律自然而恰到好處地串在一起,條理明晰,卻并不顯得拘泥匠氣。

  莫扎特一生寫了27首鋼琴協奏曲,大都是公認的精品。他在鋼琴協奏曲上的成就幾乎無人能真正超越,即便是貝多芬,也只是在作品的規模上超出。僅僅從一個技術要點來看,木管樂器與鋼琴獨奏家之間的對答和交織,后來沒有任何人達到過莫扎特鋼琴協奏曲中那樣多變、精妙、自如與豐富的境地。楊燕迪很推崇莫扎特《G大調第17鋼琴協奏曲》,在這首協奏曲中木管與鋼琴的對答與交織達到了高度的平衡。

  莫扎特的音樂中還有許多高超的“對位”手法與半音和聲的復雜效果,但這種高超的技法總是被呈現出“舉重若輕”般的干凈和透明。在這一方面,莫扎特比貝多芬技高一籌。在貝多芬《莊嚴彌撒曲》和《大賦格》等作品中,音樂似乎總是在困澀中艱難前行;而莫扎特的《C大調第四十一交響曲》“朱庇特”末樂章,則以純熟的高超技藝,自信而大氣地展示著讓人耳目不暇的對位技巧。

  與莫扎特的渾然天成相比,貝多芬的音樂聽上去有些“吃力”,但他也很好地把這種特點轉化為他的優勢。恰恰是這種“不順耳”,使聽者通過困難的掙扎達到貝多芬想要表現的崇高。

  恰如李叔同的“悲欣交集”

  今年是莫扎特誕辰兩百六十周年,兩百余年過去了,為何他的音樂仍然還有那么多人喜歡?

  除了表面的優美流暢和背后高超的創作技巧外,楊燕迪認為,莫扎特的音樂還展現出了人性的復雜與多維。所謂的復雜與多維,并不是指莫扎特音樂的結構思維和寫作技巧,而是指莫扎特音樂的心理感覺和性格內涵。莫扎特筆下的音符看似非常簡單,但若精心演繹,往往就會帶有豐富、多變而意味深長的表情特質。著名的德國鋼琴家施納貝爾曾說,“莫扎特的音樂,對孩童太容易,對音樂家太困難。”在他的許多作品中,常常能聽到大調與小調的頻繁交替。有人說,莫扎特就像是一位大小調變換大師,正是在這種變換之中,他的音樂帶給人一種難以言傳的快樂與悲哀交融在一起的感覺。

  楊燕迪非常喜歡莫扎特的《降B大調第27鋼琴協奏曲》,大調與小調在這首曲子中彼此滲透,快樂與悲哀兼而有之、難以分割,這種凄涼與希望的交織恰如李叔同的名句“悲欣交集”。

  莫扎特后來的人生并非如早年那般充滿天才的光環,他在晚年遭遇了父子關系的緊張,生活中不斷借債。但即便是對生活產生嚴重的懷疑,莫扎特也沒有放棄憧憬,沒有陷入絕望,更不會走向暴怒。他總是把悲憤的情緒蘊藏在表面的和諧之下,他的悲憤從來不是大喊大叫式的,他的悲憤是收斂的,以一種優雅克制的姿態展現人性的悲劇,而這種“笑中帶淚”的色彩是貝多芬的音樂所不具備的。

  楊燕迪認為,莫扎特的音樂最可貴之處,就在于它捕捉到了人們生命中那些無法言狀的喜中有悲的心理境況,以及那些無法命名的淚中帶笑的情感狀態。“莫扎特音樂中的性格復雜性和情感包容性,使他與每個時代都會發生關聯,因為每個時代的人都能在莫扎特身上找到所需要的元素。”從這個意義上來說,莫扎特的音樂其實比貝多芬更加“現代”,他的某些精神特質與“現代人”格外有緣。他的音樂一點也沒有“過時”,而且似乎根本不會“過時”,甚至它好像就是專為我們當代人而作。(來自《櫻井千紗的書》  搜狐文化)

反侵權公告: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等法律法規,未經書面許可,擅自轉載本報社作品的,將涉嫌侵犯著作權人合法權益。為規范網絡轉載行為,制止非法侵權轉載,本報社鄭重公告:

一、任何單位或個人,在任何公開傳播平臺上使用著作權歸屬于江城日報社(包括《江城日報》、《江城晚報》、《家庭主婦報》、《都市新報》、松花江網、吉林烏拉圈等)的原創內容,必須事先取得江城日報社書面授權;

二、對侵犯江城日報社(包括《江城日報》、《江城晚報》、《家庭主婦報》、《都市新報》、松花江網、吉林烏拉圈等)著作權益的違法行為,本報社將采取一切合法措施,追究行為人的侵權責任,包括但不限于公開譴責、向國家版權行政管理部門舉報、提起訴訟等;

三、對于各類非法轉載行為,歡迎讀者提供侵權線索:

曹律師(法律顧問)0432-62582887

武文斌(版權合作)0432-62523496

文檔附件
nba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