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花江網

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商業資訊

從羊倌到中藥“排石大王”的路

2020-04-01 09:53    松花江網

  原標題:

  他選擇了這條路。在路上經歷了屈辱,經歷了苦難,也經歷了成功和榮耀。然而,他沒有因為成敗得失而停止腳步,帶著人生的酸甜苦辣,70歲了,仍奮進在路上……

  從羊倌到中藥“排石大王”的路

  最近,吉林市民營醫院江城結石病醫院袁佩余院長的書《風雨坎坷醫生路》出版了,袁佩余的女兒袁洪葉說,作為他的女兒,我要求年逾70的父親,百忙中寫回憶和半個多世紀的臨床體會,獻給正在學習走向社會的年輕人,獻給經歷了十年浩劫蕩盡風雨的人們,獻給那些給人健康的中醫。他的經歷,是一個時代的投影,是一段歷史的見證。很多故事,都刻著時代的烙印,相信讀者會在感動中獲得生命的啟迪……

  給羊做手術

  袁佩余1943年8月出生于山東沂南。父輩在解放前輾轉來到吉林市扎根。1961年,他穿上了人民解放軍的軍裝,當上一名光榮的戰士。滿懷著新中國青年的人生理想,他莊嚴地寫下入團志愿書,不久,他又被挑選去軍醫學校學習。

  實習的時候,他第一次看到醫生給病人手術,摘除膽囊的結石。他學習到了許多臨床專業知識。

  一天臨床教師楊學臣在課堂給軍醫學生講了一則醫療事故,讓袁佩余牢記在心,時時記住了一名醫生的職責:

  那是一個冬天,一位產婦難產,醫生極力搶救未見轉機,產婦閉上雙眼,脈搏也沒有觸及到,她停止了呼吸。產婦和胎兒的心音都未聽到,接產醫生就下了結論:母嬰均死亡。于是將產婦推進太平間。第二天早上去運尸體時,打開太平間的門,突然發現產婦跪在地上,抱著還連著臍帶的嬰兒,都被凍成了冰人,太平間的鐵門都是抓撓的血痕……接產醫生當即跑到頂樓,一邊哭喊“我是罪人”,一邊從頂樓跳下……教室內靜得一根針掉下都聽得到,教師楊學臣沉重地說:“產婦是假死,這個癥狀需要認真辨析。當你們走上臨床崗位,你們也會像這位接產醫生一樣馬虎嗎?”大家異口同聲地說:不會。

  事情過去了50多年,袁佩余還真切地記得那堂課的情景。從那時,他知道了一名醫生的職業是和人民群眾性命攸關的,醫生的職責,就是為患者的生命負責。

  正當他滿心歡喜地準備掌握更多為人民服務的本領的時候,天有不測風云,部隊外調來到袁佩余山東老家,有一個人竟然說他出身地主,就是這樣一個莫須有的罪名,在那個動蕩的年代竟然能成立,于是,袁佩余就被遣送到草原上去放羊了。

  他放羊的地方就在“八百里瀚海”。“八百里瀚海”所指的科爾沁大草原的沙地,古時候水草連天,鷗鷺如云,是科爾沁草原上一顆璀璨明珠,是人人向往、仙鶴迷戀、神秘而古樸的人間仙境,可是袁佩余來到這里的時候,已經面目全非,到處是鹽堿地和沙漠,成群的野狼出沒,羊隨時都會被狼吃掉。草原上的羊一看到狼,就會跑到羊倌身邊尋求保護。一天,一只羊突然跑到羊倌身邊,它的眼神在告訴羊倌,它需要幫助。這只羊嘴里吐出白沫,喘著粗氣,極力忍受著痛苦,它求生的欲望,讓羊倌很是不忍。羊倌給它聽診,發現它腸鳴音逐漸減弱,羊倌知道,羊吃草最容易得的就是腸梗阻,這只羊由于腸梗阻進入衰竭期,非常嚴重。羊倌抱著它,把羊趕回部隊農場,他跑到部隊衛生院,借來手術器具,用剪羊毛剪子,剪掉羊毛,剪開羊肚子,發現腸梗阻腸段已經呈紫色,截除掉壞死腸段,做腸吻合術,最后給它灌進一些中草藥熬的湯藥,幫助它康復。正當羊倌忙活的時候,來了一位首長,問,羊得的是什么病啊?羊倌不抬頭,說,腸梗阻。首長就走了。手術完成了,那位首長又來了,說,我聽說了,你不但放羊很精心,還是學醫的呢。十分感謝你救活了這只羊。

  第二天,團通訊員騎馬來到農場,拿出一紙公文念道:“命令,農場放牧員袁佩余,立即調往三三七九部隊醫院任職!”馬車套上了,農場全體官兵都來送行,連他救活的那只羊都叫起來……

  他是中國草根醫生

  給羊做手術,竟然改變了他的命運。從此,羊倌變成了醫倌。正當袁佩余全心全意學習工作的時候,文革的暴風雨籠罩在全國每一個角落,袁佩余又被羅織出:走白專道路、地主分子混進部隊等罪名,他被宣判7年徒刑。從此,那個愛專研、勤奮的袁佩余在部隊醫院消失了。

  在部隊監獄,他結識了同牢房的難友,一位姓李的老中醫,還有一位叫做王維信的化學家,袁佩余在他們身上學到了好些中西醫合璧的醫術。特別是王維信,教給袁佩余運用化學知識,結合中藥,研制了許多行之有效的藥物,給獄友治病,特別是治療結石,他治一個好一個。

  在獄中的袁佩余,仍舊懷揣夢想,苦苦專研行醫的本領,監獄圖書館里面的醫書,他全通讀過。7年后,當他再次出現在原先所醫院的時候,人們驚奇地發現,7年煉獄生活,竟然沒有壓垮他。他的醫術提高了,長本事了。

  文革結束了,蒙受不白之冤的袁佩余得到了二次解放。37歲的他經人介紹,與一位同樣命運的大齡下鄉知青結為伉儷。他對這些命運的安排,幾乎沒有時間去發牢騷,他要拼命工作,把損失的光陰追回來。他被分配到吉林市一家醫院當醫生,專門治療結石癥。沒有節假日,沒有放松的時間,他渾身有使不完的勁頭。袁佩余白天工作,晚上寫這些年的研究成果,由于多年的與世隔絕,他自己還不知道,他所研究的中藥治療結石病的技術,還沒有人能夠達到他的水平。再經過多年的臨床實踐,技術已經爐火純青。

  7年煉獄,讓他獲得中藥至寶——治療結石的中藥配方。并非所有結石都可以采取碎石法解決,很多結石不適于此種療法。他研制了中藥和中藥提取物“尿應素”“去堅素”,又在此基礎上,研制了“金玉軟堅片”,起到溶石、排石、提高腎功能作用,還逐漸完善了腎系甲乙丙、膽系甲乙丙不同型號的中藥膠丸,有強大的溶石排石作用,結合穴位治療,對泌尿系結石、膽系結石及慢性膽囊炎有突出療效。治療原則是:糾正代謝功能失調、增強組織器官功能、產生并提高生理性排異作用,扶正去邪,雙向調節愈后不復發。結合高壓靜電刺激穴位,對于劇烈絞痛者可立即止痛,無副作用。他把自己中藥治療結石病的理論和臨床經驗寫成論文。

  在北京,這位來自野狼成群的大草原、命途多舛的草根醫生,高舉起“全國百名民族醫藥之星”的獎杯;1996年,在舊金山,他的論文《電穴刺激配合中藥制劑治療結石病》獲得第三屆世界傳統醫學大獎賽“國際金獎”。美國當地報紙紛紛報道,一位中國醫生創造了中藥治療結石的“袁氏療法”。許多參會的外國人都來與他合影,他們都說:他獲了金獎,他是中國醫生……一位草根醫生,能到世界學術殿堂和世界頂級醫生作學術交流,袁佩余為國爭了光。

  中藥排石確實管用

  袁佩余研究出不同的結石成分處以不同的中藥和療法,療效可靠。從吉林市中醫院結石科主任到退休自己開江城結石病專科醫院,他被吉林市人稱為“排石大王”,說他的藥是“神藥”。他的患者群越來越多。2003年,原衛生部錢信忠部長為他題詞“研治結石病,做排石尖兵”。 

  多年來,他治愈了難以計數的結石病患者,對一些最頑固的結石也取得重大突破。一位荊氏老漢一次排出243枚膀胱結石,成為袁佩余一次性排出結石之最。一位孫氏婦女排出一枚4.3cm×3.6cm的大塊膀胱結石,成為袁佩余排石史上排出最大結石的病例。

  趙氏因膽總管結石太大,超聲專家認為只能手術取出。袁醫生為其用上自己秘方配制的藥,沒幾天,奇跡發生了,這枚大結石排掉了。那位超聲專家感到十分震驚。

  一般美國人是不喝中醫煎熬的湯藥。一位美國人叫麥克,因為腹部多次手術,身患尿管結石,排石成了難題,他飛越千萬里來找袁佩余。袁佩余給他開湯藥,他說:“我不要服你的湯藥。”袁佩余堅持說,我的湯藥會治好你的病,請你相信我。半個月后,麥克的結石排出了。他高興地說:“我們美國人不喝湯藥,沒想到,中國的湯藥真神!”

  袁佩余的醫生之路確實坎坷不平,如今,70歲的他,回味起來,他記住了三類人:奮勇救人的;共同落難的;落井下石的。在千萬個患者中,他牢牢記住了教師所講的那位死在太平間的產婦;還有為了獲得關懷而裝病的老婦……袁佩余讓弟子從這些患者身上記住醫生的責任,記住患者和老人需要關懷……

  他剛出版的書,記錄了一位草根醫生在時代的漩渦里沉浮的經歷,記載著正義與邪惡,善良與兇殘,誠實與虛偽、智慧與愚昧、勤勞與懶惰……人生易老,山河長青,而今,草根醫生雙鬢飛雪,仍然矢志不渝,在這條坎坷的醫生之路,他沒有去追逐金錢,沒有去追逐權利,而是廣施仁愛,無論貧富親疏,總是那樣一絲不茍地為患者探查疾病,毫無倦怠地下方診治,盡管歲月荏苒,可是在廣大患者心中,恐怕還是能記住,吉林市有個中藥“排石大王”。

  (松花江網記者/編輯 李冠群)

反侵權公告: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等法律法規,未經書面許可,擅自轉載本報社作品的,將涉嫌侵犯著作權人合法權益。為規范網絡轉載行為,制止非法侵權轉載,本報社鄭重公告:

一、任何單位或個人,在任何公開傳播平臺上使用著作權歸屬于江城日報社(包括《江城日報》、《江城晚報》、《家庭主婦報》、《都市新報》、松花江網、吉林烏拉圈等)的原創內容,必須事先取得江城日報社書面授權;

二、對侵犯江城日報社(包括《江城日報》、《江城晚報》、《家庭主婦報》、《都市新報》、松花江網、吉林烏拉圈等)著作權益的違法行為,本報社將采取一切合法措施,追究行為人的侵權責任,包括但不限于公開譴責、向國家版權行政管理部門舉報、提起訴訟等;

三、對于各類非法轉載行為,歡迎讀者提供侵權線索:

陳律師(法律顧問)0432-62099222

武文斌(版權合作)0432-62523496

文檔附件
nba直播